一滴血,一片心,一份爱

新冠肺炎的疫情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时逢骨痛热症高峰期,为此,阿弥陀佛援助总会联合HSA在11月1日举办了一场捐血运动,地点位于古来普陀村,为十一月展开了美好的第一天。

由于柔佛州开始实行了有条件限行令,在捐血运动现场我们也展开了多样防疫工作。不管是等候区,检测区或是捐血区都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让到场的热心人士们能够安心地参与。

此外,活动当天当然也少不了诚德中医到场为大家进行义诊。

在捐血活动进行时,无意间看见一位先生正在劝说太太捐血,述说捐血的一些好处。的确,捐血对我们本身的好处真的很多呢!

过去传统观念,往往对捐血有偏差理解,认为捐血会造成身体失荷或失调,但其实捐血是助人益己的善举,除了救人,还有助于血液循环,促进身体代谢率,定期捐血可让血液流动顺畅,通过缓解血液粘稠度,减低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日子再难,也要乐观面对

当我正要开始跟Uncle Yap交谈时,Uncle Yap第一句话就问我:“小姐,你可不可以帮我找一家不需要费用的老人院?”

Uncle Yap今年75岁,是一名洗肾病患,只有一名女儿。一个人居住在女儿的房子。Uncle Yap的太太在几年前中风,行动不方便,送到了养老院,养老院一个月的费用大概介于RM3,000左右,所有的费用都由女儿来负担。

因为疫情的关系,已经七个月没有见过女儿及太太了。在疫情前,女儿每个月都会回来看Uncle Yap,并且带他到养老院去看看太太。在谈话中能深深感受到他非常想念太太,女儿及孙子。

Uncle Yap非常独立,一直很努力的让新加坡的女儿不必操心。每一天的三餐,家里的卫生都是由Uncle Yap一个人在打理。他开玩笑地告诉我:“哪一天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

平时洗肾也都是自己乘搭德士到阿弥陀佛洗肾中心,每一次来回洗肾中心都需要RM20的交通费。Uncle Yap很自责的告诉我,他认为自己是女儿一个很大的负担,并且请我帮他找一间无需费用的敬老院。

Uncle Yap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全程交谈中都是面带笑容的,他告诉我事情都发生了,就只能乐观面对了。

希望Uncle Yap能够一直那么乐观,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地生活。

后记 :目前正在与相关部门联系安排中,希望为能尽快协助老人达成心愿

好人好事

阿弥陀佛援助总会接到了一名善心义工的来电,该义工在路边看见一位爷爷正在乞讨,看着爷爷虚弱的背影,她不忍就这样离开,便跟着爷爷回家了解情况。

经过一番谈话,才知道爷爷患有心脏病,医院建议他要尽快进行心脏手术,但手术费用需要RM22,000左右。这笔庞大的医药费让爷爷不知所措。义工希望我们能为这位爷爷提供援助或为他进行筹款。

简单了解后,这位热心的义工带着我们一同到爷爷家进行拜访。爷爷今年73岁,单身。家里有一名印度婆婆,这位婆婆今年65岁,爷爷一年前在乞讨时看见这位印度婆婆无家可归便收留了她。现在家里的卫生及饮食方面都是由这位婆婆在照料。

爷爷表示其实并不愿意进行这一场手术,他认为自己年纪大了,没办法再承受任何手术。在家访过程中,我们看见爷爷家桌上的干粮所剩无几,他才告诉我们最近乞讨得到的钱非常少,只足够买一些米及快熟面。阿弥陀佛援助总会将从11月份起给予爷爷两人份的柴米油盐,希望能为爷爷减轻一些负担。

再次感谢这位善心义工的牵线,让我们有机会为这位爷爷提供援助。

善行从身边做起,在此呼吁如果您遇到贫困、残疾、孤老等需要援助的人士,欢迎随时与阿弥陀佛援助总会联络,让我们一同协力帮助更多弱势群体。

如有任何疑问,欢迎联系012-7799593(Claire)

爱心献社会,真情暖人心

受疫情影响,阿弥陀佛援助总会收到了不少民众的求助。因此阿弥陀佛援助总会每月所捐助的家庭日益增加,需要更多的善心人士参与我们的爱心送暖义工团队。在此呼吁各界善心人士与我们每个月为贫寒家庭送上物资。送物资之余,也为他们献上温暖与关怀,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士。 

欲加入“爱心送暖义工车队”请联系012-7799593(Claire)

热“血”沸腾

在“爱肾护肾-抗疫·送暖·加油站”的这两天里当然也少不了捐血运动。新冠肺炎的疫情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时逢骨痛热症高峰期,为此,联合KPJ 及HSA举办了此捐血运动,

这一次的活动深获许多热心社会人士的响应支持,两天里成功筹获了200袋血包。由于现在属于非常时期,在捐血运动现场展开了多样防疫工作,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做好防疫措施。因著这些热心人士的付出协助了血液短缺问题及让有需要的病人能及时有血供。当天也有不少热心的义工们到场协助,借此机会感谢抽空到场协助的义工们。希望通过此活动让更多热心人士奉献爱心并且共同建立爱心社会!

爱肾护肾-抗疫·送暖·加油站

阿弥陀佛援助总会在过去的周末(26.9.2020-27.9.2020)举办了肾脏醒觉运动。地点在新山永旺地不老城市广场底层。今年的肾脏醒觉运动定名为“爱肾护肾-抗疫·送暖·加油站”。“爱肾护肾 – 抗疫·送暖·加油站”,不只是一项宣导照顾肾脏醒觉运动,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无形的阴影笼罩着我们的生活。尽管我国已经进入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许多人已经渐渐适应新常态的生活,但还有一群人,他们因疫情而失业,收入与生活已回不到疫情前的情况了。 许多之前以日新为生的小市民或是因为雇主生意受影响而遭辞退停工,所以我们在本次活动配合了招聘公司,为待业中的朋友门安排一个职业配对的机会。

7月中旬,阿弥陀佛援助总会推出了失业援助计划后,陆续收到了不少求助。阿弥陀佛援助总会也通过此活动呼吁大众,慷慨解囊为失业无助的朋友们伸出援手,感谢在活动当天热心人士的物品捐赠,为因疫情陷入经济困境的家庭度过难关。

除此之外,活动当天当然也少不了主办单位的长期合作伙伴,诚德中医及SP Healthcare诚心回馈大众,为民众进行免费诊疗与检验。诚德中医当天有3位医师到场为公众进行义诊及派送, SP Healthcare则在现场为民众提供尿液检验。一站式全面中西医的免费医疗咨询吸引了不少民众。

慈善环保伙伴Yellow Bin也在活动当天推出了与中小型企业合作的环保计划,以一月一会的合作方式,到商家门前领取回收物,为平日上班无暇在家的上班族解决处理环保回收物的困扰;也欢迎商家成为环保领头羊,成为资源环保据点,共创绿色社区。 

此外,阿弥陀佛援助总会也特别邀请了新山苏丹依士迈图书馆(Perpustakaan Sultan Ismail) 到场设置阅读角落,将图书馆一隅带到商场里,为商场带来一缕书香,推广新山的阅读风气。鼓励大家疫情期间不忘进修,勤于阅读,提升个人品德与职场工作技巧,不断学习才有更好的明天。 

新常态下的梁皇宝忏超度法会

2020梁皇宝忏超度法会在配合着有条件行管令的安排下,采取线上及线下同时进行的方式圆满结束。连续4天的法会,阿弥陀佛援助总会连同普陀村,在面子书上直播超度法会,最高峰时段吸引了百余人在线观看。到场诵经的部分采取网络预约报名的方式,信众们给予高度的配合,依循标准作业程序到场诵经或为亲人的牌位追思上香。新常态为大家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新习惯,但恒古不变的是对已故亲人的思念及文化的传承。

一份捐赠,一份爱心

Sarah,是一名心脏病患者。育有两名孩子,分别是7岁及11岁。而Sarah的丈夫原本是一名油漆工人,因之前工作时发生意外,手指断了,目前持有残疾人士认证卡。因冠状病毒疫情,sarah丈夫的公司采取裁员制度,然而他被辞退了。

目前毫无任何收入来源,一家四口的三餐都成了问题。孩子的一日三餐都是依赖好心的邻居为孩子们送上食物。而他们两夫妇则多餐都以面包充饥。

为了孩子,Sarah与丈夫正在努力寻找工作。阿弥陀佛将会暂时给予这户家庭三个月的物资援助,希望能为他们度过难关。

有欲捐赠物资的善心人士能把物品送到以下收集站

Amitabha Orphanage 阿弥陀佛佛教孤儿院

115 & 115A, Jalan Datuk Sulaiman, Taman Abad 80250 Johor Bahru, Johor.

Tel: +607-535 3356

Amitabha Caring Shelter, Kulai 阿弥陀佛敬老院(古来)

Lot 1488, Jalan Kampung Felda Taib Andak, Off Jalan Kota Tinggi 81000 Kulaijaya, Johor.

Tel: +607-535 3358/ +6012-798 0991

Amitabha Caring Shelter, KL 阿弥陀佛敬老院(吉隆坡)

A-14 & A-15, Jalan Rukun 7, Happy Garden, Off Jalan Kuchai Lama 58200 Kuala Lumpur.

Tel: +603-7890 3700

或有欲捐款的善心人士可通过以下链接进行捐款

https://bit.ly/3jblPKS

献血献爱心

捐血活动又来啦!阿弥陀佛援助总会于8月9日(星期日)在古来普陀村举办了一场捐血活动。在这非常时期,在捐血运动现场展开了多样防疫工作。同时,可见会场内的等候区,检测区,捐血区等的椅子排列都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做好防疫措施,减少人潮聚集,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的。冠状病毒疫情不减民众参与捐血救人活动的热心与使命感!这一次的活动深获各族同胞的响应支持,成功为中央医院筹获153袋血包。除了捐血活动以外,活动当天也邀请了诚德 中医到现场为大家进行义诊。因著这些热心人士的付出协助了血液短缺问题及帮助了更多遭遇不幸的公众人士,挽救生命。希望通过此活动让更多热心人士奉献爱心及建立爱心社会。

爱老为美 · 助老为乐

玉姐,65岁,独自一人居住在闹市中废置的店屋三楼。母亲和弟弟在这两年内相继去世,留给她的除了孤苦无依的心酸,还有一屋子满满的旧物有待整理。

玉姐本身因为一年多前摔伤了腿就无法工作,双脚至今仍然无力站立行走。除了刚受伤时靠朋友带她到中央医院复诊之外,玉姐已长达15个月没有离开过三楼的小房间,一日三餐都依赖好心的邻居和前老板娘三不五时地为她送上食物;行管期间更是多餐以面包饼干充饥。

最近1、2个月,玉姐察觉自己不能控制膀胱功能,时常感觉尿意时已经湿了一地。生理机能一点一滴地退化,让玉姐一时间无所适从,她试图坚强地叙述本身的遭遇却又无助地崩溃啜泣,义工们偷偷抹掉眼角的泪水,鼓励她积极面对,考虑安排入住敬老院,让起居饮食得到妥善的照料。

玉姐坦诚自卑的心理是她最大的负担,害怕为其他人带来不便,希望自己的健康可以好转,继续独立生活。 注:义工们将继续与玉姐保持密切联系,并上门拜访提供物资援助,待续……(人名经易名以保护受惠者)